山野 │ 行程

慢行鳶嘴山 夜觀東勢螢火蟲臺中一日遊 慢行鳶嘴山 夜觀東勢螢火蟲

慢行鳶嘴山 夜觀東勢螢火蟲臺中一日遊 慢行鳶嘴山 夜觀東勢螢火蟲
撰文/Lupin.攝影/Lupin
2016/05/06發表,已被閱讀7,761次

會提到小百岳前哨站,是因為大夥兒來到鳶稍步道,登山了鳶嘴山後也會順道登上小百岳之一的稍來山,因此鳶嘴山可以說是前進小百岳的重要前哨站,然而這次我們並未登上稍來山,就留著下次再訪稍來吧!

本來想摸黑登上鳶嘴山,一睹太陽從玉山方向升起的一剎那,可惜凌晨3點從新竹出門還是慢了,抵達登山口時天空已泛起微微的魚肚白,當下真是蠻嘔的,因為既然都整晚沒睡了,還是沒有機會在山頂看日出,雖然有點掃興,但也還好沒摸黑,因為才踏上登山口,就被眼前的景象給震懾了。

過了橫嶺山隧道就是登山口囉!不過登山口旁的注意熊出沒標誌,讓我們對這趟的行程充滿了期待。
登山口處有清楚的地圖可以參考。

鳶嘴山的下馬威

鳶嘴山登山口位於大雪山林道上,而登山口也有數個可供選擇,而考量停車與距離,我們選擇大雪山林道約26.5K、也就是橫嶺山隧道口的位置上攀,才踏上登山口的幾步路,著實的被鳶嘴山給了個下馬威,原本那幾公尺的平坦泥土路面,瞬間換成了稍微陡峭的岩石,這讓腳踝正在復健的筆者望著這座岩壁,除了搔搔頭、擠出面有難色的表情外,也只能硬著頭皮繼續前進了,委屈同行的夥伴等等我這位傷殘人士了。

而登上了這片岩壁的代價,是能夠一親長得比人還高的杜鵑花芳澤,原來是玉山杜鵑與紅毛杜鵑!被眼前這麼美的尤物給吸引,免不了消耗了一些記憶卡空間,此時也才清晨6點不到。越過了鳶嘴山的下馬威岩壁後,再來的路途不僅路跡清楚,落腳也相當容易,雖然較為濕滑些,其實還算好走,也或許我們邊走邊拍照的關係,一點都感受不到疲憊,因為拍照就是最好的休息藉口。

一路上行到了鞍部,鞍部的路面相當平緩,踩在針葉上的觸感搭配上此起彼落"吐吐米酒"的冠羽畫眉鳴叫,煞是讓人感到清爽。在鞍部的途中有一座瞭望檯,據說可以遠眺玉山,可惜空氣中懸浮微粒與雲霧較濃視線不佳,此外我也分辨不出哪一座才是玉山。至於哪一座才是玉山並不是重點,而是找回喜歡登山的初衷,並將一切煩惱拋在山腳下。

來到了鞍部的末端,有一座木製的涼亭,同行夥伴建議我在此稍作休息,因為接下來的路程對傷殘人士來說稍有挑戰,還是養足了體力再前進吧!不過就在休息的期間,亭子中卻飄來了陣陣的惡臭味,原來是先前有山友在附近排遺、丟棄廚餘,看到這樣的景象真是讓人搖頭,還不如早些離開亭子,免得內心產生更多對人的負能量。

才走沒幾步路就遇上這樣的岩壁,可真是苦了傷殘中的我 囧rz
美艷的杜鵑花就在身旁,可以一親芳澤。
越過了岩壁、拍完照了,接下來的路徑就比較明顯,只是地面較為濕滑,行走時要留意腳步。
上了鞍部後地勢平緩好行,也有清楚的路標指示。
一路上有不少樹木長了苔蘚,在陽光照射下還蠻漂亮的!

主菜上桌

看到這道天梯就該考慮一下要不要繼續往前了。

跳過一段亂石區後,等在眼前的是一段約2層樓的天梯和1層樓的拉繩,它們只是關卡的開始,這不禁讓我想起了入口處那段岩壁,原來還是盤開胃菜,只是暖身用的,想要打退堂鼓的要快!否則過了這道牆,後悔想往回走可就不容易了。攀過了天梯,看著一路延綿的尖銳稜線,當下還真擔心自己的腳踝承受不了,半開玩笑的跟同行有人說:「真不希望我的腳踝在此出狀況,搭過戰車和甲車的我還不想體驗直升機呢!」。

這一段登頂的路途上有著尖銳的岩石、陡峻的岩壁,看似沒有盡頭地延伸,輔以一旁落差極大的高度,看似蠻難走、也蠻刺激的,不過還好,國父 孫逸仙先生所說的知難行易在這果然應證了,雖然看似難走,但只要踩著明顯的腳點、拉住架設的繩索,這麼一蹬、一拉也就慢慢地向前推進,沒有懼高症的看倌,其實可以來此挑戰一下。

登上了標高2180公尺的山頂已是上午9:30。別笑,就是這麼慢!花了三個多小時才登頂,原因無他,登山不是征服,最重要的是要欣賞這一路的美景、聆聽著山林的交響樂、細細地感受每一個步伐,並記錄當下的光影,我想,這就是跟山林的等價交換吧!登上山頂後,映入眼簾的是分列在峰側的城市與自然,鳶嘴山像把利刃將兩者劃分,站在衝突的交界上的我們並感受不到衝突,心中反而多了份謙卑與反省。就在此時,杜鵑花叢中串出了一隻不怕生的金翼白眉與條紋松鼠,像是在邀請我們一起分享眼前的這片景致。

爬上天梯後往回看,好吧!我其實有懼高症。
想放棄了麼?來不及囉!
在抵達山頂前一路都是這樣的地形,好不刺激啊!
站上了瞭望檯,誰可以告訴我哪一座是玉山?
終於抵達海拔2180公尺的山頂了!
山頂的玉山杜鵑也開得很美。
不怕人的金翼白眉來迎接登頂的我們。
鳶嘴山的稜線就像一把利刃,將自然與都市劃成兩半,上圖為鳶嘴山的東側,下圖為西側的臺中市區。

驚而不險的下撤

下撤時真是感謝父母賜給了我一個足以蹬住腳點與跨越岩石間距的身高,或許沒能像獼猴、長鬃山羊那般靈活跳躍於岩石與峭壁間,但佔了點身高優勢還是有好處的。不過在這段岩石路段也能更體會到鞋底的重要性,夠硬的鞋底不僅可以提供更好的摩擦力與保護性,對於身體的支撐也有著很大的幫助,比起較軟鞋底,如慢跑鞋、籃球鞋來說,在揹負重物、攀爬於岩石間的狀況下,穿著正確的登山/健行鞋款真的比較合適。

下切的時候切記「三點不動一點動」的口訣,說白話些就是踩穩、抓穩了再一步一步移動吧!在下切時除了身體要揹負重物,更要抵抗地心引力的拉扯,體重加上行囊,使得每一手、一腳都要承受比上攀時更大的力量,因此除了合適的鞋款外,最好也能夠準備雙手套,才不會一不小心就「血祭」山神了。

走在鳶嘴-稍來稜線上,從一開始的巨岩峭壁最後進入了林區,再往前1.7公里即是稍來山,然而此時已是下午1點半,肚子早已大聲地提出抗議,為了回應肚子的客訴以及減低揹負重量,我們就在林間簡單的吃了頓午餐,為前往下一個地點儲備體力。

在鳶嘴、稍來的三岔路口上,我們選擇了回程不再前往稍來山,以確保晚上的體力,但也因為選擇了下切,巧遇了巨木群,在這段巨木林中穿梭不僅相當的舒服,走在正在鋪設的石階上,更能好好欣賞翠綠的林蔭以及雄偉的巨木,當下的景致還真是有幾分像走在宮崎駿動畫「魔法公主」的森林中呢!回到26.5K的停車處已是下午3點半,稍作裝備整理與休息後,也該動身往東勢林場出發了。

幾乎垂直的岩壁要行走看起來還真不容易。
話才剛說完就「血祭」山神了,來攀爬鳶嘴山還是帶著手套比較保險。
左:在這裡有點身高優勢還蠻方便的。 右:一整路都必須攀爬岩石,但看到這個標示,表示你又回到平地囉!
這一路上穿梭在森林中的步道頗有宮崎駿動畫「魔法公主」的感覺呢!
躲在石縫中的小蕈類也很可愛。
還沒空查閱圖鑑的蝸牛。

夜觀東勢螢火蟲

久聞東勢林場的螢火蟲數量繁多,但這次前往當地才發現「人的數量與螢火蟲數量呈正比」的驚人現象。受惠於刻意營造的棲地環境,以及廣大的腹地面積,螢火蟲數量真的不算少數,而這些螢火蟲也像極被馴化過似的,不受眾多的燈光、聲音等人為干擾,就算到訪當晚盈月高掛,螢火蟲依舊飄飄然地在空中飛舞,這樣的景緻或許全臺沒幾處可以見到,因此喜歡螢火蟲的看倌可以前往該處一探螢火蟲的生態與夜間美景。

長時間曝光後,感覺很像白天看螢火蟲,哈!
一旁拍照的攝影者正好當作拍攝螢火蟲的前景。
好吧!這張看起來比較像晚上一些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