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野 │ 行程

夜宿志佳陽大山 陡升1700米的試煉夜宿志佳陽大山 陡升1700米的試煉

夜宿志佳陽大山  陡升1700米的試煉夜宿志佳陽大山  陡升1700米的試煉
撰文/宋為農.攝影/宋為農、魯冰
2017/06/30發表,已被閱讀8,062次

爬過雪山的朋友應該對於「志佳陽大山」並不陌生,就算沒爬過,多少也聽過它的大名。距離雪山不遠的志佳陽大山海拔3,345公尺,屬於百岳之一,因位於志佳陽社(即現在的環山部落)而得名。

志佳陽線是過去攀登雪山的唯一路徑,直到民國59年雪東線開闢後,由武陵農場出發經雪山東峰上雪山主峰的才替代了志佳陽線,成為登雪山的主流路線。現在,從志佳陽山上雪山的路線依然存在,但因為志佳陽線較雪東線陡,且沿途沒有山屋可利用,水源補給也很不方便,故只有少數想要從事自我挑戰的進階山友,才會選擇走志佳陽線上雪山主峰。

翻過志佳陽山,雪山主峰似乎就在不遠的前方了。

重裝上陣 無止盡的哭坡

大多數攀登志佳陽大山的登山客,多半選擇一日來回,也即是所謂的「單日攻頂」。採取這樣行程的遊客,通常前一晚會入住環山部落的民宿,晚餐後早早休息,接著第二天凌晨出發攻頂。雖然一日單攻志佳陽大山可以縮短整趟行程所需的時間,但既然難得上了高山,不多拍點美麗高山風景照實在可惜,尤其為了拍攝高山的星空和日出美景,我們決定夜宿於志佳陽大山上的瓢簞營地。這樣兩天一夜的志佳陽大山行看似比主流的一日單攻行程有更充裕的時間,理應更輕鬆,實則不然。既然要夜宿志佳陽大山上,除了必須攜帶帳篷、睡袋、炊具之外,更大的挑戰是志佳陽大山上無穩定水源(註),所有的用水必須自行用水袋背負上去!

註:大雨過後,瓢簞營地偶而會有積水,但水源並不可靠,建議若要在志佳陽大山上過夜仍要自行背水。

只要能夠被稱為「大山」的,一定都不能小覷,志佳陽大山即是一個經典的例子。從中橫公路上仰望志佳陽大山,其山勢雖不若中央尖山、大霸尖山或是奇萊北峰那樣奇特、險峻,但山勢卻顯得巨大無比,宛如一名渾身充滿肌肉的壯漢,任誰看了都要對它尊敬三分。

看到這牌子,就代表真正的試煉要開始了。
爬坡路段全程都在松林下,不至於過度曝曬,算是唯一的優點。
爬志佳陽山要是沒有登山杖,不知道會吃力多少倍?

志佳陽大山是從環山部落的司界蘭溪吊橋登山口起登,前段3.1K的路徑是沿著司界蘭溪而行的,基本上平緩好走,個人戲稱這段路是整趟旅程的「高速公路」,大約不到一個小時就可以走完,真正的重頭戲是3.1K 以後的路段。志佳陽大山之所以有名, 是因為3.1K之後的陡坡。雖然從3.1K的登山口到山頂上的瓢簞營地才四公里左右,但是這短短的四公里路程,海拔爬升就高達1700公尺!雪山的「哭坡」很有名,但是我覺得上志佳陽山的山徑才是名副其實的哭坡。若有人問我對於這段四公里的山路有何心得,我大概會以「刻骨銘心」四個字來形容,只有親身體驗過的人,才知道嗆辣的程度,志佳陽「大山」,果真非浪得虛名!

媽呀!才到了4K多,陡坡才走了不到一半啊!

孤帳夜宿瓢簞營地

原本以為可在天黑前抵達瓢簞營地,但或許是因為前一晚睡眠不足,又是凌晨長途駕駛,才過了位於6K的賽良久營地之後,整個人竟然就像電力放盡的電池,走起來步履蹣跚,看來免不了要摸黑到營地了。

黑夜裡,拖著蹣跚的步伐總算抵達了瓢簞營地,一看到平坦的營地,彷彿像是得到救贖一樣,令人感動無比!兩人在大風中熟練的將帳篷搭設好,然後迅速的將裝備丟入帳篷中當作鎮壓帳篷的重物,避免帳篷在固定好營釘前被強風吹走。當我入內躺下時,忍不住驚嘆出「哇」的一聲,不僅是因為總算卸下背上的重裝獲得休息,或許是幾乎沒有人利用瓢簞池營地,所以營地的草地非常平整、乾淨,隔著薄薄的地布躺在上面,感覺就像躺在一張地躺上絨軟舒適!這絕對是我躺過最舒適的營地。

拍攝銀河和星空是這次上山的目的之一,無奈運氣不好,今晚的夜空被厚實的雲層籠罩,雖不至於下雨,但經驗告訴我,今晚的夜景肯定是無望了。既然沒有夜景拍攝,倒也為自己可以偷懶休息找到了合理的藉口,於是稍作裝備整理後,便和友人煮了些簡單的沖泡食物和紫菜湯當作晚餐。聽著帳篷外冷風呼呼地吹著,手裡捧著溫暖的熱食,雖是極為簡便的一餐,卻能徹底慰勞一整天的辛勞。今晚,瓢簞營地就由我們這一頂帳篷包場了。

瓢簞營地就由我們這一頂帳篷包場了。

志佳陽大山上的日出

經過一夜好眠,清晨四點半左右就悠悠地醒來,這時熱對流造成的強風已經歇息。走出帳外小解,赫然看到箭竹林旁冒出一雙明亮的眼睛,是黃喉貂耶!本以為高山上的野生動物會比較不怕人,沒想到黃喉貂和我對望一眼之後,就一溜煙的消失在漆黑的山徑上了。

抬頭仰望天空,昨夜頂頭的烏雲已雲開霧散,湛藍色的夜空中,依稀可以識別出東面的南湖大山、中央尖山以及北二段甘藷峰、鬼門關、無名山,尤其是中央尖山的山型特別好認,仿佛是北部百岳群峰中的地標。中央尖山的正後方即是日出方向,這時才清晨五點不到,山稜線的後方就已泛出微微的橘光,看來日出的重頭戲就要登場了,於是我趕緊回帳篷叫醒夥伴,準備拍攝日出。

旭日即將從中央尖山的方向昇起。

來這種難爬又少人紮營過夜的山頭,最大好處就是人少不被干擾。整片山坡任你挑選攝影的取景位置,既不必擔心有人會干擾你取景,也不必與人卡位搶熱門的取景位子,而且還可以享受難得的清靜。當東昇的旭日翻過中央尖山的稜線時,萬丈光芒灑落面朝東南方的志佳陽山坡,讓低矮的箭竹坡化身為一片金黃色的地毯,能夠有幸看到志佳陽大山在一天之中最精華的風貌,昨天的重裝苦行也是值得的。

巍峨大劍山,伴隨著志佳陽大山。
天亮之後,陸續有登山客走上志佳陽的山頭,推測他們至少凌晨兩點從登山口出發。
小巧的帳篷就坐落在瓢簞營地上,箭竹林後方有一棟簡易工寮作為臨時避難所。

最後一段浪漫的步道

回程經過賽良久營地時,遇到一支同行下徹的登山隊,由於他們是輕裝攻頂,經過超過六七個小時的急行軍後,隊伍中許多人員的飲水已相當匱乏,隊伍中出現了缺水的哀嚎聲,想到背包水袋內裡還有三公升潔淨的逆滲透飲水,於是就大方的分給了對方。這三公升的飲水解了對方的燃眉之急,對我而言,一下子減輕了三公斤的重量更是舒爽!

6.7K至7.3K 之間,步徑遭到逕流水沖蝕,變得格外崎嶇難走。

回到了3.1K 登山口時,總算接回康莊大道,也是這趟志佳陽大山行的尾聲。既然已經沒有趕路的時間壓力,最後一段平緩的山徑索性慢慢走,捕捉去程因為趕路而沒有拍到的畫面。當時我記得很清楚,從2.1K 至2.7K 之間,有為數不少的志佳陽杜鵑,粉嫩的花朵不但可人,而且有別於杜鵑花是矮灌木的印象,這裡的杜鵑花叢竟然可以高達一層樓以上,若不近觀識別,遠看還真的會讓人誤以為是夾道盛開的「富士櫻」。這一段浪漫的杜鵑花步道,讓我倆流連忘返,試了許多角度,使用不同焦段的鏡頭留影,一待就是快要一個小時,許多比我們晚下山的輕裝登山隊又紛紛超越我們,不知不覺地,我們竟然成了最後一支走出志佳陽大山的隊伍,看來我們還真是充分享受待在山中的每一刻啊。

這裡的志佳陽杜鵑長得真高,遠看還以為是櫻花。
怎麼都沒有人停下來欣賞美麗的杜鵑花?真可惜!

後記

這趟陡上陡下的志佳陽大山讓倆人直呼吃不消,互相開玩笑說:「不過只是想要拍個日出和星空而已,下回還是去輕鬆點的合歡北峰就好!」嘴巴說志佳陽大山的登頂路又硬又臭,下次再也不來了,但是高山上的日出風景,以及松林裡夾道盛開的志佳陽杜鵑,還有極為舒坦的瓢簞營地,卻是這趟行旅最佳的撫慰。也許等志佳陽大山的痛苦記憶淡忘後,說不定哪一天一時衝動,再來挑戰走志佳陽線上雪主也說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