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野 │ 行程

合流溪的深潭合流溪的深潭

合流溪的深潭合流溪的深潭
撰文/莫名.攝影/莫名、楊智仁
2017/10/13發表,已被閱讀541次

們來到合流溪想要看看這兒的苦花長得什麼樣子,但此地最令人驚訝之處在於這兒距離文明如此接近,卻能保有這麼多的原始與自然。

南澳的合流溪在地圖上看起來是一條不起眼的小溪流,它發源於飯包山,屬於南澳南溪的支流之一,目前並未遭到污染,溪谷中動植物自然資源十分豐富,是個絕佳的自然教室。

從南澳至此之間的步道距離不算長,不過卻非常精采,這個好地方接近南澳闊葉林自然保留區,森林的組成為性喜陰濕之灌叢與闊葉林,另外苔類、蕨類與蘭科植物也相當多。不只如此,這一段路途走來會經過多種地形,陡坡、崩坍斷崖、溯行激流、攀爬石塊……,也因為這些險阻的挑戰,讓這兒更具迷人的風采,不愧是全台最像亞馬遜的地區。

開始健行

步道沿途的景觀原始自然。

由金洋村順著南澳南溪旁的產業道路一直往上游深入,也就是著名的「莎韻之路」的出入口,由於進入上游的這條林道深處中仍有許多農家栽培農作物,現在的南澳林道已舖上水泥路面,雖略有顛簸,但比起過往少了點野味。除路面之外,現在這條路上唯一的人為景觀,就是一棟簡陋的農舍與面積不大卻散落山坡上的生薑園。產業道路的終點為南澳南溪的溪床上,我們的車就停放在此。

背負重裝沿著溪床往更上游的方向繼續前進,這段溪床的巨岩讓我們的步伐快不起來,每隔十數公尺便必須抬起頭來尋找前進的路線,因此浪費不少時間。約莫500公尺的距離,就在一塊巨石上發現以紅色油漆寫著「入口」字樣,山徑就在左手邊。離開溪床往上攀爬的這段路也不輕鬆,陡峭濕滑,大部分時候必須手腳並用才能往上前進,爬上頂端我們用了三十幾分鐘,步徑上可以看見南澳南溪就在腳下盤旋,其中一處彎道在好天氣時應該是拍攝南澳南溪溪谷的最佳位置。不久後開始陡下路段,由地圖上顯示,我們正要下切通過楠溪,這是條更小的支流,不過樹林下的地形非常崎嶇,愈是靠近水聲就愈難走,抵達溪邊後往溪谷上方看去,有座廢棄的舊吊橋,而這條溪水水質清澈,足可令人暢飲。小心通過小溪後,開始另一段攀升與腰繞路,在抵達合流溪床前的這段路程有好幾處危險的崩坍地,尤其是通過破碎的崩壁路段,偶有零星落石砸得我膽顫心驚,由現場的狀況看來;最大的一處崩坍應是最近所發生。

左:密林中要仔細尋找獵徑。右:膽戰心驚的穿越崩塌地形。
背負重裝穿越溪流不容易,必須步步為營。

不好走的獵徑

休息時,無意間發現一條小小的龜殼花幼蛇。

其實自停車處開始,沿途就可發現相當多種的野鳥與昆蟲,夏季時虎頭蜂與毒蛇等危險動物也出沒頻繁。雖然這次來此已是秋季,但仍在步徑角落休息時發現一條小蛇經過我的身旁,牠的動作相當緩慢,可能已經待在我身邊好一會才被發現也說不定。由花紋看起來像是龜殼花的幼蛇,不過因為體型太小,不能立即辨識,故只為牠拍了幾張照片才離去。

在楠溪至合流溪之間的這段獵徑都是行走在茂密森林底下,其中頗為悶熱、密不透風,直到抵達合流溪與南澳南溪的會流點才有較開闊的地形。在這裡有座吊橋遺跡,路徑在溪流對岸分為二條,右邊往南澳南溪上游方向的路徑明顯,可通往舊金洋,那兒是南澳一帶許多原住民的老家;左邊往合流溪上游方向的路跡極不明顯,卻是通往和平溪流域的必經之路,且是原住民重要的獵場。雖然我們只是想一探合流溪裡的「苦花」長得好不好,但仍須橫渡溪谷方能前進。從這裡開始算是在另一種地形前進,雖然選擇一處水流最平緩的橫越動線,但溪床的石塊非常滑溜,即使換上溯溪鞋也不易站穩。過溪後開始沿溪上溯,背著大背包在溪谷裡爬上爬下挺累人的,有些路段甚至只能踩著岩壁邊的裂縫,不過現場有幾段現成繩索,應是經常進出的獵人留下,靠著這些「設施」讓我們得以順利通過這幾處困難地形,看來下次不能偷懶,該帶的攻堅裝備還是得帶。

眼看前方的溪床又是個大彎道,通過後遠方的溪谷出現一座層層相疊的瀑布,其下方是口大深潭,過程必須鑽行於濃密的樹林與草叢之中,雖然距離不長,但雜亂的樹枝與藤蔓植物卻老纏住身上的大背包,使得前進速度非常緩慢。我們由高處向下瀏覽,選好一處營地,但下切的最後一個落棧幾乎是以雙手抓住芒草滑跳下去,也讓兩隻手臂滿是芒草與蟲咬的傷口。

左:幸好有前人留下來的繩索,免強可以使用,但其實不太安全。
右:前往合流溪的路上,經常要這樣穿越溪流。

生機盎然的峽谷

釣魚並非是我們的主要目的,而主要是來此享受原始自然,同時挑剔一些手邊裝備的毛病,不然大概沒有更新裝備的藉口吧!

苦花是山溪的主角。

帳棚設好後,我走近水邊取水時,只見清淺的水裡到處都是魚影,一時之間手癢難耐,在天色完全黑暗之前取出12尺手竿,只以單鉤掛上小塊土司麵包,並在營地旁選了一處突出水面的岩塊背面為標點。順著鉛直接沉底,果然不一會兒,竿尖傳來劇烈抖動,一時間竟不能立刻提起手上的釣竿,這種拉力讓我大為驚訝。由於我用的釣線僅為0.3號,有些不放心,移動了幾次腳步,才好不容易將它拉上來,果然是條漂亮的苦花,大約與鋼筷等長,魚體非常肥碩,難怪力道如此強勁。輕易地取下牠口中無倒刺的魚鉤,然後輕輕地將它放入水裡,看著牠一下子消失無蹤。

突然間,在水邊發現一隻青毛蟹,看著這種現在數量已十分稀少的小動物,縱橫在這乾淨的溪畔,可見此處的確是毫無污染。然此時想起,這稀少且特有的小生物,在南澳溪的出海口卻沒禁止補獵,實在是令人擔心牠們的未來。此外,溪邊夜晚也是非常熱鬧的,除了被營燈吸引而來的各種昆蟲外,溪裡也有為數不少的「屎蟹」,讓我們又多了一個攝影模特兒,至於溪蝦的數量更是多得嚇人,甚至覺得牠們住得太擁擠了!

這裡是享受自然風光的極佳地點,也是天然的生態教室,非常適合紮營享受二天的悠閒。除了水族眾多之外,在合流溪谷裡偶爾會看到幾隻白面鼯鼠張開四肢瀟灑地滑翔,清晨時分還能目睹溪谷裡的野鳥飛翔、跳躍,的確是個難得的好去處呢!

來此享受自然才是我的主要目的。
難得一見的青毛蟹,在此數量還不少。
夜晚的野炊氣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