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野 │ 行程

最遙遠的巨木部落 司馬庫斯最遙遠的巨木部落 司馬庫斯

最遙遠的巨木部落 司馬庫斯最遙遠的巨木部落 司馬庫斯
撰文/Brookie.攝影/Brookie
2017/07/14發表,已被閱讀3,566次

以前,總是認為「遙遠」的定義是用絕對的里程距離來衡量,直到造訪過司馬庫斯部落之後,我才真正理解「偏遠」的真意。

位於新竹尖石鄉的司馬庫斯堪稱是全國最偏遠的原鄉部落,原因倒不是部落為於高海拔的山巔,而是因為部落深入尖石鄉山區,對外聯絡交通又被深邃的泰岡溪溪谷阻隔,山路迂迴又漫長,尤其從泰岡部落之後的路段,更是顛簸難行。即便從新竹縣市出發前往司馬庫斯,單程車程幾乎都要三個小時,由此可見出入司馬庫斯之不易,就連居住在新竹地區的遊客,都不見得造訪過司馬庫斯呢。

由於司馬庫斯對外交通極為不便,一直到1979年才有電力輸入,在此之前,司馬庫斯的原住民過著古樸的農耕狩獵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夜裡就靠生火照明取暖,因此司馬庫斯過去被稱為「黑色部落」。

現實中的烏托邦

參天的紅檜巨木。

宛若遺世獨立的司馬庫斯居民直到1991年時,在森林中發現了一批碩大的紅檜巨木,經媒體報導後,外界人士才得以認識這個隱匿在深山中的泰雅部落,也為司馬庫斯開啟了觀光業之路。

司馬庫斯的居民除了種植小米、蔬果之外,近年來順應觀光需求,部落也發展出民宿和餐廳迎接外來遊客,不過與其他山地部落不同的是,司馬庫斯的居民凝聚極高的社區意識,為了取得發展觀光經濟、維護傳統文化和自然環境之間的平衡,司馬庫斯實施社會主義的「共同生產、共同分享」制度,讓村裡的族人都有工作機會,也都能享受到觀光業帶來的經濟好處,且避免自營店之間惡性削價競爭,造成族人之間不睦,讓山上美好的自然環境,和諧的社區生活能夠永存。初訪司馬庫斯的遊客,無不對部落的清幽環境和親切有禮的居民留下難忘的印象,想不到現實中,真有一處烏托邦世界存在。

步道旁可見原住民種植香菇的木樁。

療癒的巨木森林

司馬庫斯的巨木群是當地最重要的景點,從部落出發後,往返巨木群的距離有十公里,不過山徑起伏不大,且路面品質維護良好,因此步行來回一趟並不費力。步道前段有一大片桂竹林,茂密筆直的竹林構成一座美麗的綠色隧道,斑斑陽光灑落竹林,讓人感受幽靜脫俗的氛圍,這片竹林大概是我看過最漂亮的竹林吧。竹子不僅在漢人的文化中別具有意義,對原住民而言也是相當實用的林產 – 竹子既可以作為修建房舍、圍籬、棧道的建材,也能夠當作引水的水管,還能製作出美味的竹筒飯,因此泰雅族習慣在部落附近栽種竹林。

由桂竹組成的綠色隧道。

步道走到5K處,會看到一處較為開闊的溪澗低地,從這裡可採順時針或逆時針方向繞行巨木區一圈。巨木區共有九棵紅檜巨木,全國第二大及第三大的巨木都在司馬庫斯。最大的巨木樹齡估計約有2500年,樹圍20公尺,樹高35公尺,泰雅族人稱她為「Yaya」,即是泰雅語中的「母親」,引申為孕育撫養之意。「Yaya」的特色不只是巨大,優美的樹型與枝幹,就像張開雙臂的巨人,溫柔的擁抱大地的孩子。記得以前曾看過一段文章,提到德國人喜歡在森林裡散步,特別是當人們的心靈受傷或是感到委屈時,不妨把自己當作是一隻小動物,靜靜地躲在森林中,讓森林療癒心中的傷口。雖然國情文化有別,但我相信大自然對人心的療癒功能是不分國家或民族的。

壯碩卻又帶著柔美氣質的巨木Yaya。

森林,是溪流的源頭,是水的故鄉;而唯有純淨的溪水,才能滋潤大地,養育許許多多的生命。森林內終年濕潤的空氣是松蘿和蕨類絕佳的生長環境,碧綠的苔蘚和松蘿宛如一層厚厚的綠毛毯,覆蓋在樹幹、倒木、巨石和板根上,讓森林的氛圍更顯得古樸原始;附生在樹幹上的蕨類在陽光的照射下,葉子顯得剔透翠綠,生意盎然。當遊客走入這片蓊鬱的巨木森林之後,大多會找塊地方歇息,倒不見得是因為走了五公里的山徑感到腳酸需要休息,而是被森林裡的氛圍迷戀,靜靜地聽著林間傳來的蟬聲、鳥鳴以及潺潺流水,讓空氣中的芬多精和負離子舒活身上的每一個細胞。

附生在樹幹上的苔蘚和蕨類。
左:司立富瀑布雖小,溪谷充滿負離子的空氣讓人感到清爽無比。
右:清澈的小溪流經巨木的樹根,滋潤了這片森林。

森林裡的冠羽畫眉和繡眼畫眉,像是精力充沛的小精靈活躍於樹冠層上,不過由於牠們身形嬌小,因此在夏季時,往往只聞其聲不見其影,反倒是在樹幹爬上爬下的茶腹鳾很容易吸引目光。茶腹鳾這種鳥挺酷的,牠們除了可以像啄木鳥一樣,站在垂直的樹幹向上行走,茶腹鳾更厲害的絕招是能夠以頭向下、尾朝上的姿態在樹幹上行走,甚至是雙腳抓著樹皮,吊掛在樹上,就像是在表演垂降特技一樣,因此個人戲稱茶腹鳾是鳥界中的「蜘蛛人」!

可任意在樹幹上爬上爬下的茶腹鳾。

「無痕山林」提醒

由於山上的物資運補不便,垃圾清運的成本也很高,為了維護珍貴的自然環境,建議造訪司馬庫斯的遊客都能珍惜使用山上的每一分資源,將產生的垃圾全數帶下山處理。並且尊重當地居民的生活習慣和莊稼財產,維護部落的寧靜,不大聲喧嘩,這才是「無痕山林」實踐者應有的修為。

司馬庫斯是無菸部落。